电话: 023-67898642
行业资讯 >> 返回 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> 帮助中心 > 行业资讯 > 正文

一元云购赌局:5年247亿资金参与,谁在赚钱,谁又堕入深渊?

更新时间:2019-03-12 20:24:18点击次数:173次字号:T|T
一元云购日销售额5000万,曾吸引200亿人次参与,它到底是如何赚钱的? 为何让一些人堕入“生不如死”的债务深渊?“一元购”又撑起了怎样隐秘的地下产业链?

曾披着“购物”、“众筹”外衣,风靡网络的“一元购”,与2017年迎来强势监管。

7月19日,国家互金风险专项整治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《关于网络“一元购”业务的定性和处置意见》(以下简称“意见”),明确将网络“一元购”定性为变相赌博或者诈骗,并将对其展开新一轮整顿清理工作。

此前,众多“一元购”平台打着电商创新销售模式的幌子,声称“投一块钱进去,就有机会获得价值不菲的手机、金条和名贵汽车”,这种所谓的新型购物模式吸引了众多参与者,仅以深圳的“一元云购”为例,推出至今已吸引200亿人次参与,而其中一部分人被迫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“每天都活在被逼债的日子中,生不如死。”杨阳(化名)仅仅玩了几个月的“一元购”,就已投入70余万元,曾在一个下午连投10万元,没获得任何奖品。从梦想一本万利,到堕入债务深渊,与杨阳类似的故事在一元购平台上不断重演。

疯狂的赌博游戏

杨阳觉得自己变成了赌徒,而这一切源于他无意中下载了“一元云购”APP。

时间回到2012年5月,深圳出现了首家“一元购”网络平台,隶属于深圳市一元云购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 “一元云购”)。据公开资料显示,运营至今,一元云购每日销售额达5000万元,注册用户逾千万,参与人次突破了200亿次。

“一元云购”创立后,由于技术门槛低以及盈利可观,不久后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众多类似的平台,无冕财经尝试在苹果App Store上搜索“一元购”关键词,出现了上百家相关APP,并且大多数由个人开发。

▲在App Store 上有众多“一元购”APP。

“一元购”平台虽然众多,业务模式却几乎相同。在各个“一元购”电商网站上,从手机充值卡、家用电器到金条、名贵汽车等商品,应有尽有。平台会将每件商品参照市场价(一般较市场价高10%至20%),分成1元每份,并对应一个奖号,用户可一次性购买多个奖号,提高中奖概率。

以最受用户追捧的200g金条为例,在京东、天猫等电商网站的市场价格约为56800元,而一元云购上相同金条则标价为65000元,溢价近14.4%,当平台用户购买完65000个号码后,平台会随机选择其中一个号码作为中奖者,其余参与者则血本无归。

杨阳曾中过200g金条,那是他最幸运的时刻,但自此之后再未中过大奖。“中过多少都没用,只要你还玩,迟早让你吐出来。”如今的他不仅输光了积蓄,还负债20多万元,对未来充满绝望。

与杨阳不同,刘慧琴(化名)是一元云购的老玩家,直到几天前,她都觉得自己的自制力不错:“以前我每次只投一两块钱,就是玩玩而已,偶尔也会中些小奖。”让她发生变化的是一次无意间的大奖,仅付出几块钱,却收获了价值近15000元的50g金条,这让她欣喜若狂,从那之后,她不断投钱,曾在几小时内花了8万多元却一无所得。

▲“一元云购”参与者展示的充值记录。

“没中的时候,总想这把投多点的钱,说不定就中了。这样的心理让参与者越陷越深。”刘慧琴如今懊悔不已,同时也很迷茫,“我信用卡刷了6万多元,全赔进去了,不敢让家里人知道,想过不再继续玩,但6万多我还不起。”就在接受无冕财经访谈的1个小时前,刘慧琴的充值记录显示,她在200g金条上投了999元,但没有中奖。

和杨阳、刘慧琴有类似遭遇的人并不在少数,这群人组建了一个维权群,群里有近2000人,他们希望能到一元云购深圳总部讨个“说法”。

而与他们的损失惨重形成鲜明对比的,是深圳“一元云购”公司庞大的资金流水和可观的盈利收入。

5年247亿元营收

“一元购”究竟有多赚钱?这个疑问曾在刘慧琴等人心中徘徊不去。

在上述《意见》将“一元购”定性为诈骗后,杨阳更坚定地认为一元云购存在造假,“我认为它(一元云购系统)把我们用户屏蔽了,不然以概率算,我投入10万元不会什么都没得到。”杨阳投的商品既有价值上万元的金条,也有几千块钱的手机。

▲一元云购网站截图。

实际上,杨阳的10万元在一元云购每日逾5000万元流水中并不显眼。平台主要收入是商品的溢价,约为商品价格的10%-20%,以最低10%来算,一元云购每天能获得超过500万元收入。

早在2012年,一元云购公司创始人梁志军创立了云购基金,公开承诺平台每营收1元,会提取0.01元来支持公益事业。截至本月,官网显示该公益基金账户累计达2.47亿元,这意味着自设立基金以来,一元云购或已实现247亿元营收。假如按商品溢价的10%来算,一元云购成立以来至少获得24.7亿元的差价,而这仅仅是明面上的收入。

杨阳等人认为“一元购”可能涉及暗箱操作,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俊海也曾提出质疑:“在无第三方独立认证和公证的情况下,如何确保抽奖过程的公平、公正和公开,能不能确保中奖者一定是买主,而不是内部人员?”

对此,一元云购曾回应质疑:“(开奖)完全是运气,依靠电脑计算没有任何技巧。”并公开自己的计算方法,如下图:

▲一元云购开奖计算方法。

知乎网友“数据专家石文”对此提出质疑:“所谓的时间记录(即按时、分、秒、毫秒相加)实际上仍完全把控在平台手中,最后购买时间按毫秒计算,如果后台进行改动,用户们完全无法感知。”

央视新闻频道曾向“一元购”平台搭建公司工作人员进行求证,对方明确表示“一元购”平台的后台都能进行控制,可以轻易实现“指定获奖号码”和“指定获奖者”,而部分平台更是直接设置机器人中奖。这就是杨阳认为一元云购将他们用户屏蔽了的原因,如果平台完全采用“暗箱操作”,那么连产品都不用付出,就能成为一个不断吸金的黑洞。

8月18日,一元云购官网发出停止运营的公告,并表示,已揭晓的商品可正常发货,账户中余额或佣金可申请退款或提现。

▲一元云购在官网显著位置挂出停止运营公告。

隐秘的地下产业链

利润惊人的“一元购”吸引了上下游的产业进入,从软件制作到变现服务,已实现一条完整的产业链。

相比起丰厚的利润,“一元购”的投资费用很低。据自媒体“21俱乐部”报道,提供软件服务的公司公开报价,“一元购”APP制作费用为7万元,网页版则为1.5万元,另外免费赠送一年的软件维护服务,再加上后期拉拢客户的投资,一个类似的小平台投入大约为8万元,只要能拉拢到一定数量的客户,平台几乎稳赚不赔。

▲“一元购”的产业链。

多数平台上虽然包括名贵汽车、金条,但实际上玩家只能抽中充值卡、购物卡等低价值商品。而这些充值卡是由平台预先低价买入,再以卡面价值或者溢价“众筹”出去,从中赚取差价,“即便众筹不出去,也可以倒手重新变现。”

此前, “一元购”难以被定性的原因,在于中奖者获得的是产品,而非现金。然而,时至今日,将商品进行变现已变得十分普遍,甚至有不少下游公司靠此盈利。

“叶哥”是一元云购上的名人,他仅凭6000元就抽中了平台价值最高的商品——标价88.8万元的宝马X5汽车,并在短短两个月内,从平台上前后抽中了5辆宝马X5,每次中奖所付出的多则数十元,少则数元,而宝马X5在平台上的全部数量也不过才20辆。

“叶哥”被奉为传奇的同时,也被质疑是一元云购的内部人员。然而,一个参与云购多年的老玩家投了,“叶哥”其实是一个专门收购中奖产品进行变现的团队,公司总部在深圳,已知的成员有数人。

小编加了名为“叶哥云购收货”的微信进行询问,对方表示公司确实从事收购活动,主要收购手机、金条和汽车,收购价格则普遍为市场价的九成。

问及为何“叶哥”能两个月内中奖5辆宝马,对方回答称:“这是幸运的公司客户中的,因为很多人其实只想赌钱,而我们就提供账号,客户只要中奖了,我们拿走产品,可以直接打钱。”据老玩家称,这种账号在业内叫做“秒款号”,是中奖了能马上打款的意思,解决了货物与现金兑换的问题,很受用户们的欢迎。

云购夺宝系统 (编辑:官方)
0 条评论
不想登录?直接点击发布即可作为游客留言。
地 址:重庆市渝中区七星岗渝海大厦9楼
邮 编:400010
电 话:023-67898642
邮 箱:ceo@tao-long.com
在线客服
023-67898642
微信扫一扫